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莊嚴賢達 > 現代賢達 > 正文

兩院院士嚴東生逝世 三任總書記三任總理同送別


此次對嚴東生病逝表示哀悼的領導人,不管是級別還是人數,今年以來,都屬超高規格。

  9月24日,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著名材料科學家嚴東生的遺體告別儀式,在上海龍華殯儀館舉行。9月18日,嚴東生因病在上海逝世,享年98歲。

\

  據《解放日報》報道,嚴東生病重期間及逝世后,中央領導同志、其他有關方面領導同志以各種方式表示關心、慰問和深切哀悼。在24日的遺體告別儀式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韓正以及多位上海市領導前往送別。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在遺體告別儀式上,習近平、李克強、張德江、俞正聲、劉云山、王岐山、張高麗七常委,江澤民、胡錦濤兩位前總書記,劉延東、孫春蘭、李源潮、趙樂際、韓正五位現任中央政治局委員,李鵬、朱镕基、溫家寶三位前總理,吳邦國、宋平、曾慶紅、李嵐清、吳官正、賀國強等退休常委,贈送花圈,對嚴東生予以悼念。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發現,此次對嚴東生病逝表示哀悼的領導人,不管是級別還是人數,今年以來,都屬超高規格。

  超高規格送別

  據《解放日報》報道,9月24日上午,上海龍華殯儀館周圍滿是前來吊唁的人。十時許,告別儀式開始。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韓正,第十屆全國政協副主席、原中國工程院院長徐匡迪,中國科學院院長、黨組書記白春禮,中國科學院黨組副書記、副院長劉偉平,上海市委副書記、市長楊雄,市領導吳志明、應勇、徐澤洲、沙海林、尹弘等,向嚴東生的遺體三鞠躬,作最后送別。

\

  據24日的《東方新聞》電視畫面顯示,在嚴東生的遺體告別儀式上,習近平、李克強、張德江、俞正聲、劉云山、王岐山、張高麗七常委,江澤民、胡錦濤兩位前總書記,劉延東、孫春蘭、李源潮、趙樂際、韓正五位現任中央政治局委員,李鵬、朱镕基、溫家寶前三任總理,以及吳邦國、宋平、曾慶紅、李嵐清、吳官正、賀國強等退休老常委,贈送花圈。

\

  三任總書記、三任總理,同時送別逝者,今年以來較為少見。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近兩年來,最年長退休常委宋平只為嚴東生和老紅軍王丹一(7月逝世)等少數逝者送過花圈。

  鐫刻中國科技發展烙印的一生

  出生于1918年的嚴東生,17歲時考入清華大學化學系,1946年赴美留學,在伊利諾伊大學,主修陶瓷工學。1949年春,他以全A成績獲得陶瓷學博士學位,被授予四個榮譽學會的“金鑰匙獎”。畢業后,嚴東生受邀留在伊利諾伊大學做博士后,繼續從事陶瓷等無機材料的研究。

\留學時的嚴東生

  1950年,嚴東生回國,先后任開灤化工研究所副所長、唐山交通大學任教授,后調入中國科學院冶金陶瓷研究所工作。1973年,中國科學院上海硅酸鹽研究所成立后,嚴東生任所長,后歷任中科院黨組書記、副院長。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嚴東生的一生,鐫刻著中國科技發展的烙印。

  1956年,中央提出制定《1956—1967年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劃綱要》,號召“向科學進軍”。當時,參與討論和制定《規劃》的科研人員大多是德高望重的老科學家,而年僅38歲的嚴東生也在受邀之列。

  1984年,嚴東生又代表中科院黨組向時任中央書記處書記胡耀邦匯報了“關于中國科學院科技體制改革的匯報提綱”,經書記處批準于全院試行。據報道,此舉間接催生了中關村的崛起。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嚴東生還有一個稱號——“科學外交家”。

  據中國科學院上海硅酸鹽研究所副所長楊建華介紹,嚴東生的英語嫻熟流利。在擔任中科院副院長后,嚴東生與國際科學家進行無障礙對話,推動中國科學界對外交流。

  1982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丁肇中來北京找嚴東生,詢問能否為當時世界上的正負電子對撞機提供新型鍺酸鉍(BGO)閃爍晶體,要求尺寸大、數量多。嚴東生毫不猶豫地接受了丁肇中的請求。在硅酸鹽所,嚴東生和同事們在已有的經驗基礎上,大膽創新突破,發明了BGO晶體生長新工藝,并在國際評比中擊敗了各國晶體,獲得了核子中心的訂單。

\2007年,丁肇中夫婦看望嚴東生夫婦

  據報道,嚴東生80歲后,仍堅持閱讀每一期的英文版Nature和Science,并把相關文章推薦給學生作參考。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前不久升空的天宮二號,也與嚴東生密不可分。天宮二號的耐火涂層和耐燒蝕復合材料,是嚴東生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的科研成果。

  建言獻策為“良相”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文革”期間,嚴東生也曾受到沖擊,一度離開科研領導崗位,但他一直沒有遠離科研工作。

\晚年嚴東生

  1977年7月,嚴東生收到一封會議邀請函,邀請他參加8月4日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全國科教工作座談會。

  那次會議的受邀者共有33人,包括蘇步青、吳文俊、葉篤正等全國科技界、教育界的精英,而主持會議的是剛剛復出的鄧小平。

  2014年,嚴東生接受《中國科學報》采訪時回憶,“8月4日那天,在人民大會堂臺灣廳,小平同志一坐下就用濃重的四川口音對大家說:‘這次召開科學和教育工作座談會,主要是想聽聽大家的意見,向大家學習。外行管內行,總得要學才行。’會議一共開了9個半天,鄧小平一天不落地參加了整個會議。各位專家依次發言,鄧小平不時插話、提問,使會場上的討論越來越深入。”

  在談到高校課程設置時,嚴東生對鄧小平說:“理科大學的學生究竟應該如何培養?現在是學的面太窄了。我們希望大學的專業不要分得太細。專業窄,知識易碎,到研究單位工作困難,結合典型產品進行教學有問題。”

  在作中心發言時,嚴東生著重談了科技規劃制訂和科研組織管理問題:“科技不僅本身可以現代化,而且要走在前面,為工業、農業和國防現代化作貢獻。要搞好大協作,搞好協調分工,這是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體現。我們物質條件比人家差,發揮制度優越性,是我們趕超的本錢。”

  據報道,在發言過程中,鄧小平不時提問,嚴東生一一作了回答。在這次座談會上,經過與科學家、教育家的討論,鄧小平做出了恢復高考、召開全國科學大會這兩項重要決定。

  與江澤民的交集

  據公開信息顯示,此次送別嚴東生,是江澤民今年以來,第三次向逝者表示哀悼。今年6月,中共廣東省顧問委員會主任寇慶延逝世,江澤民表示哀悼;今年7月,獨臂將軍葉選寧逝世,江澤民贈送花圈。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嚴東生一生與江澤民有幾次交集。嚴東生于1987年至1993年擔任上海市政協副主席,期間,江澤民曾主政上海。

  據《江澤民在上海1985-1989》一文顯示,江澤民在上海時,利用各種機會,接近科學家,與他們交朋友。

  該文稱,有一次,中科院上海分院為嚴東生、蘇步青、錢偉長、李國豪等27位有50年科學生涯的老科學家舉行慶賀活動,江澤民和朱镕基、吳邦國、曾慶紅等上海市領導一起前往祝賀。

 江澤民在慶典上說:今天受表彰慶賀的老科學家都是新中國科學事業的奠基人和學科的帶頭人。新中國成立前后,他們克服困難,遠涉重洋,先后返回祖國參加社會主義建設,長時期以來,為我國科學事業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并為科學事業造就了一大批新人。他們的功績應當受到黨和人民尊重。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嚴東生是歐美同學會原副會長、上海市歐美同學會第六、七、八屆會長,而江澤民曾是該同學會會員。

  歐美同學會成立于1913年10月,目前是22個“群眾團體機關”之一。在今年8月初,中共中央辦公廳還印發了《關于加強歐美同學會(留學人員聯誼會)建設的意見》,指出要發揮留學報國人才庫作用、發揮建言獻策智囊團作用和發揮民間外交生力軍作用。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因局勢動蕩,歐美同學會活動終止,1982年開始重建。1984年,嚴東生加入上海市歐美同學會。1985年,時任上海市長的江澤民,參加上海歐美同學會成立一周年大會,并親筆填寫了入會申請表。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無機材料大師嚴東生:90高齡拿下歐洲對撞機訂單
下一篇:最后一頁

pk10最牛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