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莊嚴文化 > 嚴復文化 > 正文

嚴復的另一重要貢獻
2009-06-14 11:23:09   來源:   評論:0 點擊:

 南京中山陵的設計者呂彥直(1894~1929),被稱為中國近現代建筑的奠基人。鮮為人知的是,呂彥直的成長和嚴復(1854~1921)有著密切關系。

——編者

  嚴復在1896~1897年間譯成《天演論》,而最早協助嚴復翻譯和傳

播《天演論》的是呂增祥。

  呂增祥善詩文,國學修養比嚴復還要深厚。嚴復12歲就開始接受西式教育,留學英國回來后,曾猛力補習國學。他給自己的譯著提出了“信、雅、達”的要求。為此,嚴復在翻譯《天演論》的過程中,經常請教呂增祥。1897年冬季,為便于商榷和修改《天演論》譯本,嚴復干脆請呂增祥住到了自己家中。二人日夜相守,早晚切磋,不亦樂乎。

  為彰顯呂增祥對《天演論》譯本的貢獻,在1901年富文書局本《赫胥黎天演論》的封面上,嚴復特意注明呂增祥的名字:“侯官嚴幾道先生述《赫胥黎天演論》呂增祥署檢”。

  嚴復與呂增祥志趣相投,互相敬慕,且比鄰而居,二人的友誼和交往便自然地延伸到了兒女輩。呂增祥的二女兒呂靜宜嫁與嚴復長子嚴伯玉。嚴復的二女兒嚴璆則是呂增祥的二子呂彥直的未婚妻。如此,嚴、呂兩家有來有往,親上加親。

  1901年5月,呂增祥不幸因公殉職。嚴復視呂增祥的兒女如己出,主動安排呂家年幼的孩子讀書學習和生活。其中,特別安排未滿8歲的呂彥直隨其長子嚴伯玉往巴黎讀書。

  6年后,呂彥直隨嚴伯玉回國后,又得到嚴復的關懷和鼓勵,先是到北京五城學堂師從大翻譯家林紓讀書。后又報考剛剛開辦的清華學堂(即日后的清華大學)。在清華畢業后又考到美國深造……

  呂彥直沒有辜負嚴復的期望和栽培,經過20多年的艱苦努力,終于成長為中國近代優秀的建筑師,為中華民族設計和建造了南京中山陵和廣州中山紀念堂這兩大巨構。

  呂彥直早年喪父是不幸的。然而,他能及時地得到嚴復的關懷和幫助,接受完備的現代教育,最終成材,卻又是不幸中之萬幸。嚴復無意中為中華民族培養了一位英才,這一貢獻,當不亞于他翻譯《天演論》。

相關熱詞搜索:嚴復貢獻

上一篇:嚴復思想研究的兩條路徑
下一篇:嚴復仕途芻議

pk10最牛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