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莊嚴文化 > 嚴復文化 > 正文

嚴復與國聞報
2009-06-14 11:30:36   來源:   評論:0 點擊:

   在北方維新派最重要的輿論陣地是《國聞報》,它是維新派創辦的第一家日報,1879年10月26日在天津創刊,主要創辦人是嚴復。
   嚴復(1854~1921)字幼陵,福建侯官(今福州)人,出生于名醫世家,曾受過嚴格的傳統文化教育。1866年他考人馬江船政學堂,畢業后在軍艦上工作。1877年他被派往英國格林尼茨海軍大學留學,以后全面深人地接觸了資本主義社會和西方文化。他深感西方資本主義社會制度的先進優越和中國封建制度的落后腐敗,他用心考察西方國家富強的原因,探索救國復興的道路,回國后任天津水師學堂總教習。甲午海戰后,作為中國海軍一員的嚴復十分痛心,連續在天津《直報》上發表《論世變之亟》、《原強》、《辟韓》、《救亡決論》等文章,猛烈抨擊帝國主義的侵略,揭露封建制度的弊端,指出亡國滅種的危險,他提倡民主、民權,他主張“鼓民力”、“開民智”、“新民德” 和“變法自強”。這些文章發表在康有為的“公車上書” 之前,在當時思想界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也使嚴復清楚地看到了報刊的社會功能。
   1897年夏,在維新派辦報高潮的推動下,嚴復與天津維新派代表人物王修植、夏曾佑、杭辛齋等人集資創辦《國聞報》、《國聞匯編》,積極鼓吹變法維新。《中外紀聞》停刊后,康有為、梁啟超等人沒有在北方辦報刊,他們活動的重點轉移到了上海、澳門、長沙。《國聞報》在天津創刊,使康、梁喜出望外。它與《時務報》。《知新報》、《湘報》南北呼應,推動了形勢的發展。《國聞報》雖然也要“通上下之情”、“通中外之故”,但它“尤以通外情為要務”,因此它廣譯各國報刊,大量地譯載西方資產階級社會政治學說和自然科學知識,而最杰出的翻譯家就是嚴復,他的譯文不僅講求“信、達、雅”,還常加人許多自己的見解,他翻譯的赫胥黎的《天演論》在《國聞匯編》上發表后引起了強烈的反響。過去維新派政治家宣傳變法只從救亡圖存角度來講,沒有從理論上闡明為什么必須變法。赫胥黎的《天演論》則提出“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這是自然法則。嚴復在解釋時更強調優勝劣汰、弱肉強食是自然和人類社會的共同規律。社會達爾文主義是錯誤的,但對當時的中國的作用是積極的,這使人們想到在列強侵華的嚴峻形勢下,如果我們不能順應“天演” 的規律變法自強,那就只能滅亡,這就從根本上推翻了封建頑固派所奉行的“天不變道亦不變”的謬論,為變法維新提供了理論依據,這對維新派和全國人民都有更大的啟蒙作用。嚴復不僅是報刊活動家,也是著名的翻譯家、啟蒙思想家。不過,嚴復是維新變法運動中的右翼,他不贊成維新派的“倡民權”、“開議院”的政治主張,同他們也沒多少交往,故戊戌政變后也未被深究。以后他潛心翻譯工作,思想漸趨保守,他反對辛亥革命,擁護袁世凱復辟,他反對“五四”新文化運動,主張讀經尊孔,曾經是“先進的中國人” 的嚴復竟成了時代的落伍者,1921年在故鄉去世。
   《國聞報》在維新派報刊中獨樹一幟,很有特色。
   首先,它以“通外情為要務”。嚴復認為“昧于外情國必危”,“欲通外情不能不詳述外事,欲詳述外事不能不廣譯各國之報,此《國聞報》之所為繼諸家而起也”①。因此《國聞報》與《國聞匯編》從創刊時起,就特別重視外國報刊、書籍的翻譯介紹工作。嚴復他們不惜重金聘請英、法、德、日文譯員,大量譯載西方資產階級的社會政治學說和自然科學知識,以及外電、外報的消息和評論,從傳播國際新聞上說《時務報》顯然不如它。從理論翻譯介紹上看,就是后來的《新民叢報》也沒有哪一篇譯著的影響能超過《天演論》。
   其次,講究辦報的策略。《國聞報》具有鮮明的地方特色,它除了刊登京、津、華北等地的新聞和國際新聞外,報館章程規定東南方各省“一概不述”。因此《國聞報》就用大量篇幅報道康有為在北京成立保國會的消息,發表康有為、梁啟超在成立大會L的演說并配發評論為其叫好。“百日維新” 期間光緒皇帝發布的全部詔書和維新派大臣關于變法維新各項條陳也都全文發表,為變法維新大造輿論。由此可知,《國聞報》的地方特色是與當時變法維新的形勢要求相適應的。又由于《國聞報》出版地點離北京很近,所以一創刊就受到封建保守勢力的威脅,再加k嚴復等幾個負責人都是朝廷命官,那就更加引人注意,為了保住這個重要的輿論陣地,他們采取了一套特殊的斗爭策略,開始是報館設在租界里,推出一個不知名的福建人李志成充任館主。1898年3月,又宣布因“行銷不暢,資本折闕”,把報館盤給了日本人西村博,并在報上加印“明治”年號,看起來像是外國人辦的報紙,實際上內部一切照舊,而清王朝卻無法于涉,因此戊戌政變發生后,許多報刊都被查封,《國聞報》還能頂壓力,如實地報道了譚嗣同“戊戌六君子”在北京“視死如歸”殉難的新聞。
   第三,消息迅速,稿源茂盛。《國聞報》報事迅速,它對重大事件還作跟蹤報道。如 1897年11月,該報創刊不久就發生了膠州灣事件,德國借口其傳教士在曹州被殺出兵占領膠州灣。從 1897年11月18日到1898年1月2日《國聞報》共發連續報道29篇,此后還陸續以《膠事余聞》刊出,直到1898年2月19日才結束報道。有幾天甚至一天兩篇報道,新聞的時效性極強,如 11月 18日《東警續述》報道:“德兵據膠,本館探述大略,正排印問,忽接山東訪事友人來電,合亟譯登,以供眾覽。” 及時把最新消息告訴讀者。王修植說當時許多人都為《國聞報》提供信息:“京中時有重大新聞,或系得自西人,或系得之交好,無一定也。”①再加上天津離北京較近,信息很快就傳遞過來。
   ① 嚴復:《國聞報緣起》,《國聞報》1897年10月 26日。
   ①《江康年師友札》(l),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第82頁。

相關熱詞搜索:國聞報 嚴復報刊 嚴復雜志 第一家日報

上一篇:嚴復家族走出的俠客
下一篇:嚴復與北京大學

pk10最牛稳赚技巧